T179次列车在京广铁路湖南永兴段脱轨 有人员受伤


社交距离拉不开“停摆令”将整体失效

我知道一个例子,纽约市某家医院的一些救护员,已经有发热和多项流感样症状,但是未得到检测,也没有做到居家隔离14天,因为医院人手紧缺,仅仅休息几天,就被命令继续工作。这些人员的症状轻微,但可能会传染那些有基础疾病的老龄人群。《纽约时报》最近也有一个报道说纽约警察已有600多人感染,4000多人请病假。

病例4为中国籍,在法国留学,3月20日自法国出发,经埃塞俄比亚转机后于3月22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,入关后即被隔离观察,期间出现症状。综合流行病学史、临床症状、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,诊断为确诊病例。

我认为,任何时候去做这个事情都不会太晚,做总比不做好,如果不做听之任之,不把感染者和非感染者分开的话,封城的效果就会大受影响。在纽约,相关的技术和可以招募的志愿者都是不缺的,我第三个建议就更多说了这一点。

因为前方有着很多巨大的、很根本的不确定性,所以老胡才要把这个问题讲出来,对冲互联网上一些试图带节奏把我们搞晕的人。美国目前已成为全球新冠疫情的“新震中”。美国疫情的“震中”则在纽约州。

什么有限责任政府无限责任政府,少给我扯这些淡。少些感染,少些死人,这是今天所有治理最硬核的指标。谁试图忽悠公众,通过打岔让人们忘记这个绝对的东西,都是别有用心。

澎湃新闻:《纽约时报》最近一篇报道指出:因为技术缺陷、监管障碍以及领导层的失误,使得美国疫情在过去一个月里大范围蔓延,您怎么看?

美国人的要求很低啊,现在已经每天死400多人,新增一两万感染者,但特朗普的支持率继续往上升。有人认为,美国是有限政府,所以政府没责任。中国是无限责任政府,虽然死人少,感染总数少,但武汉出了用环卫车运送食材,河南某县出了无症状感染者没有第一时间通报,中国政府在道义上就是比美国出了大量感染死亡还应当受到指责。

当地时间3月23日,美国纽约街头的休息区空无一人。  新华社  图

病例5为中国籍,在美国生活,3月26日自美国出发,经韩国转机后于3月27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,入关后即被隔离观察,综合流行病学史、临床症状、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,诊断为确诊病例。